上海市嘉定区精神卫生中心,上海嘉定区精神卫生中心,上海市宝山区精神卫生中心

2017-06-23 来源:兰州晨报

原标题:上海市嘉定区精神卫生中心,上海嘉定区精神卫生中心,上海市宝山区精神卫生中心

收徒授业,拜师学艺,古而有之,但是时至今日,收徒与拜师必须主动适应现代文明,纳入法治轨道,而不能再玩“朕即天下,口含天宪”的那一 套。   旧社会学徒所立卖身契常有这样的条款:“学徒期间,无身价报酬,学满之后,身价面议。 如有违反铺规,任打任骂,私自逃走,罚米十石,投河奔井与 掌柜无关。 ”这样的条款早被扔进了历史的垃圾堆。 违规就可任打任骂?投河奔井与掌柜无关?若如是,置法律于何地?在当今之世,老师体罚学生都于法不容, “任打任骂”放在今天合适吗?。   相声界乃至整个曲艺界收徒,不同于一般学校教育,仍保留一些浓厚的旧时代习气,特别讲究师承,常有门户之见,还有若干繁文缛节,比如要拜祖师爷 等。 此外,更有一系列业内规矩,逾越不得。 也许这些规矩并不都是陈规陋习,但是背离法律的规矩就应该抛弃。 徒弟只是徒弟,不是你的家丁,更不是你的赚钱机 器,该签合同就签合同,该发工资就发工资,用老规矩办事根本行不通。   时代在进步,当年看似合理的东西如今可能不合理、不合法。 仍以收徒为例,非要徒弟下跪吗?多年前“夫妻笑星”倪明、夏文兰收徒,12位业余相声 演员,手捧鲜花一字排开,行拜师礼,无人下跪。 坐镇现场的相声界泰斗张永熙先生说:“我不赞成‘跪拜礼’这种旧时代的方式。 咱今儿就立个不成文的规矩:从 今往后拜师,绝不再行‘跪拜礼’。   连拜师礼都可以改变,“绑架”徒弟的陈腐规矩为何不能舍弃?法治时代,说什么“欺天灭祖,悖逆人伦”,未免给人不知今夕何夕之感。 徒弟拜师,不 等于徒弟对师父就有人身依附关系;师父收徒,不代表师父就可以老子自居。 有人说“一日为师,终身为父”,且不说今天还有几人能做到,就是能做到,也不意味 着这种说法就合理。 本是法律意义上的师生关系,非要异化为超越血缘关系的畸形绑定,实不可取。   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相声界也是江湖。 这个江湖也许更为复杂,马季就说过,“我太爱这门艺术了,我太讨厌这支队伍了。 ”无论多么复杂,江湖不能凌驾于法律之上,传统学徒制在法治时代有必要完成自我改造,否则像郭曹之争的闹剧就不会绝止。   (文章来源:蓝鲸)。   近日,围绕郭德纲和德云社的话题纷纷扰扰,谁是谁非各执一端。   据消息,德云社因其老赖行为登上了中国最高人民法院的中国执行信息公开网。   所谓“有履行能力而拒不履行生效法律文书确定义务”即为我们通常所称的老赖。   事件起源于德云社常规演出地点之一:广德楼。   广德楼戏园在坐落于前门大栅栏西口,大约兴建于清代(清嘉庆元年),是北京现存最古老的戏园之一,聚集大腕名伶、戏曲师祖,成为京城著名娱乐场所。   据德云社官网显示,自2011年5月1日起,北京德云社在广德楼戏园进行常规演出。   广德楼一直为国有资产,其所有权在1994年8月13日由北京市宣武区房地产管理局(现已更名为北京市宣武区房屋土地管理局)取得。 2000年广德楼的经营管理权被授权给了北京宣房投资管理公司(以下简称宣房公司)。   但是宣房公司一直怠于行使相应权能,形成了广德楼一直由北京歌舞剧院有限责任公司(以下简称北歌)使用的现实,而北歌将广德楼出租给了德云社。